• 單霽翔退休 故宮“看門”這7年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4-16 02:53:07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到任后,單霽翔從故宮文保科技部調來一個骨干當秘書。這可以看出,他有超前眼光,一般人都是從保管部調秘書,家底清楚。

    時代周報記者 謝江珊 發自上海

    4月8日,文華殿前海棠盛放,執掌故宮7年的網紅院長單霽翔退休了。第二天,北京急遽降溫,下起了冷雨。單霽翔和故宮博物院新任院長王旭東撐著黑傘一同邁向昭德門的場景,登上了微博熱搜。

    時序變遷,新舊交替,拋擲感慨的只是觀眾,主角卻已邁步向前,開啟新的篇章。

    4月11日,單霽翔出現在寧波,仍舊一身黑色中山裝、一雙招牌老北京布鞋。“4天前我退休了。我第一次體會到,退休也很累。卸任當天晚上,我就與王旭東夜查故宮中控室和安保部門。第二天,我們兩人又走了一萬五千步,進行查看和交接工作。”單霽翔當天的身份是2019年寧波文博會“創意寧波”板塊的顧問。據寧波市委宣傳部常務副部長魏祖民介紹,此次文博會期間,“將請單霽翔過來給寧波提供一些戰略性的建議”。

    故宮掌門人、網紅院長、隱藏的段子手……7年間,單霽翔陸續得到的標簽不少,但在著名晚清史學家賈英華看來,沒有一個可以直擊單霽翔的內心:“故宮院長不好當,是個高危職業。故宮幾任院長我都熟,到了故宮都是坎兒。老單實際上也遇到坎兒了,但他都妥善解決了。”賈英華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總結道。

    2013年,單霽翔應邀去臺灣故宮交流演講時承諾:“把壯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給下一個600年。”如今,在故宮599歲這一年,單霽翔提前退場。

    保護潘家園

    “在北京生活多年,住了很多的四合院。沒想到,退休前的最后一個崗位,是在北京最大的四合院‘看門’,”單霽翔曾經如此感慨,“這個院子很大,這‘門’不好看。”

    單霽翔對四合院有一種特殊情結。據他回憶,幼時在南城東四塊玉的四合院里學會說第一句話、走第一步路;1980年騎著自行車接回新娘,在四合院內舉辦了婚禮;后來又在四合院內迎來了兒子的降生。

    新婚兩星期后,單霽翔赴日本留學4年,選擇了傳統歷史街區保護的研究方向。1984年,單霽翔留學歸來。1992年,單霽翔被任命為北京市城市規劃管理局副局長,兩年后升任北京市文物局黨組書記、局長。在賈英華的印象中,認識十幾年,單霽翔一直是個開明的人,沒有官氣,待人客氣尊重,同時又很熱情:“他喜歡穿布鞋,喜歡中國傳統文化,我沒見過他穿皮鞋。老單在性格上既有南方人的細膩,又有北方人的粗獷豪放。”

    熱情是多位采訪對象對單霽翔的共有印象。“他這個人很有熱情,對故宮也非常熱愛。對故宮的情況熟悉到能夠如數家珍。”中央財經大學文化與傳媒學院院長魏鵬舉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在文化文物方面,單霽翔是一位非常專業的學者型官員。

    除了熱情,敢啃硬骨頭是單霽翔的另一大性格特色。在北京市文物局任上,單霽翔最初獲得文物圈認同的一件事,是遷走副食商店,恢復全國重點保護文物單位妙音白塔寺的山門和鐘鼓樓。“當時,這件事兒在文物系統好評如潮。多少年解決不了的問題,他來了就解決了。”導演于中寧回憶道。“還有潘家園舊貨市場,當時說要拆,我也去了。老單當時是北京市規劃局局長,有建議權,潘家園能保留下來,他功不可沒。”賈英華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1997年8月,單霽翔履新北京市房山區委書記,在任期間,把刻自隋代的文物“房山石經”回藏至地下穴宮。2001年1月,單霽翔出任北京市規劃委員會主任,出臺了與故宮有關的“北京皇城保護規劃”;次年8月,他被調至國家文物局任局長。

    主政國家文物局的10年間,單霽翔幾乎沒有休息時間,每年半數以上時間都在出差,被形容為“不是在考古挖掘現場,就是在去現場的路上”。10年間,單霽翔換了5個秘書,秘書跟著他就像打仗,每天連軸轉,過一段時間就需要換人休整。

    2012年,這種拼命三郎的勁頭,被單霽翔帶到了故宮。

    賣萌之旅

    2012年1月,65歲的故宮博物院院長鄭欣淼退休,58歲單霽翔接任。

    國家文物局和故宮同為副部級單位,但在業務上,國家文物局是故宮的指導單位。“他在文物局干得這么漂亮,‘咔嚓’一下給他調到故宮博物院,讓他當自己的下屬去了。很多人都誤認為他是被降職了,但是他去了以后非常淡定,思路清晰,很快安定局面。”賈英華回憶道。

    彼時,故宮內外交困。面子上,故宮前后經歷失竊門、會所門、錯字門、哥窯門、瞞報門等“十重門”輿論危機,形象大為受損;里子上,故宮長期以來的開放區域只占30%,186萬余件文物藏品,99%沉睡在庫房。參觀人數雖多,但80%沿著中軸線參觀古建,很少能接觸到豐富多彩的文物。

    單霽翔選擇的突破口是:重塑故宮形象,吸引年輕人。

    “到任后,單霽翔從故宮文保科技部調來一個骨干當秘書。這可以看出,他有超前眼光,一般人都是從保管部調秘書,家底清楚。但他主張科技創新,早就考慮到今后要用高科技的手段管理、開放、保護故宮。” 賈英華向時代周報記者強調了這一細節。

    隨后,單霽翔帶著從文保科技部調來的秘書周高亮開啟了暴走模式。5個月里踩破20余雙布鞋,走遍了故宮的1200座建筑、9371間房屋。不僅如此,他還給自己下任務,做講解,參加各種會議、論壇,力所能及地宣傳故宮。據不完全統計,單霽翔在故宮前6年進行了近2000場講解,加起來超過2000個小時。

    沒有人能料到,素以莊嚴巍峨著稱的故宮,會在592歲高齡時開啟一段賣萌之旅。從賣萌產品引爆文創賽道,到各類APP、H5風靡網絡社交,“可愛”“好萌”的親民風,讓故宮一舉成為國內備受追捧的文創產業第一IP,吸粉無數。

    讓故宮年輕化、讓文物活起來,是單霽翔在7年里反復探尋的方向。

    2018年,故宮正式走上網紅賣萌之路,將“互聯網思維”運用到極致:淘寶賬號、微博,并不斷研發新的App,和網易合作制作《千里江山圖》游戲、和騰訊一起探索數字文保、和小米聯合開發特別版手機、和華為共同建設“5G智慧故宮”……

    2018年,故宮參觀人數達到新高的1700萬人次,30歲以下游客占40%,80后、90后是參觀的主力人群。“當年溥儀要開建福宮,后來不小心一把火燒了。所以故宮開放一直是有顧忌的,開殿必須承擔責任和風險。大家都說老單膽大敢干心細,敢于一個殿一個殿地開。老單不是沒譜的,事前做了大量調研,心里有底。他在故宮開放、恢復古建、修繕等方面采取的措施,都引起過爭議,但這些方面,老單還是比較明白的一個人,看準了就去做。他做的工作,很多事后大伙才理解。”賈英華評價道。

    飽受爭議

    世間安得雙全法。走上網紅之路的故宮開始面臨新的焦慮:如何在吸引年輕人和過度營銷之間取得微妙的平衡。

    從口紅質量、故宮兩家文創店鋪的“嫡庶之爭”到故宮火鍋店,“過度商業化”的評價一直伴隨故宮的網紅賣萌之路,盡管單霽翔一再強調,“故宮不是過度商業化,而是被過度商業化了”。最終,“紫禁城上元之夜”成為爭議的漩渦中心。

    今年2月17日,故宮博物院宣布將于正月十五、十六舉辦“紫禁城上元之夜”文化活動。隨后,兩輪“決戰紫禁之巔”搶票活動都發生在凌晨,被形容為“搶票的困難程度堪比春運”。活動當晚,故宮絢麗的燈光再次引發爭議,有聲音認為,故宮根本就不需要燈光的修飾和襯托,因為它本身所存在的價值和背后所代表的歷史比任何的燈光都耀眼奪目。

    “任何一件事情都會有硬幣的兩面,總體來說我還是認同單院長在任時的做法,順應大勢,順應民意,用商業化的手段年輕化故宮,做他應該做的事情。”魏鵬舉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強調,“保護不是目的,只是手段。提升文化傳承、文化認同、文化影響力,才是故宮文物保護更關鍵的使命。現在故宮被充分地關注、曝光和爭議,我覺得故宮反而更健康了。”

    2019年全國兩會期間,國家文物局局長劉玉珠亮相“部長通道”時表示,博物館是公共文化教育和服務的機構,它不是廟會、集市,也不是娛樂場所,應高雅而不深奧,親和但不媚俗,“這是博物館的一個基本屬性所決定的,要堅持底線。”

    與此同時,個人形象與故宮IP深度綁定的單霽翔,更是飽受爭議。

    “單霽翔吸引年輕人的方針,確實有點過了。故宮有很多重要的事情要做,這個事情是別的博物館做不了的,比如較為高端的學術工作。跟藏品的數量等級相比,故宮的學術水平是不是對得起這些藏品?作為一個院長,應該更多地抓學術還是抓商業運作?我想這可能才是單霽翔面臨的最主要的爭議點。”中央美術學院人文學院教授邵彥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直言不諱地認為,吸引年輕人是“末”,擁有一定的學術地位才是故宮的“本”。“現在這些行為對故宮的學術地位有消極影響。我不是反感單院長搞商業化,我是反感他沒有把‘本’的東西搞好,本末倒置。”

    魏鵬舉則慨嘆道,作為引領風氣的改革者,單霽翔讓更多的社會大眾開始關注并參與到中國傳統文化的保護傳承中,“從某種意義上也不失為一件好事。但對他個人來說,可能是一種犧牲”。

    2020年,故宮將迎來600歲生日,而單霽翔已經不能實現自己親手“把壯美的紫禁城完整地交給下一個600年”的承諾。沒有人知道,這是不是他人生最大的遺憾。但泥上偶然留指爪,鴻飛那復計東西,單霽翔的退休生活才剛剛開始。

    “一個人無外乎立德、立功、立言這三件事。前兩件上,他做得不少了。我希望他退休后好好休息,保重身體,揚其所長,快樂生活,把畢生的經驗整理一下,轉向著書立說。” 賈英華對老朋友的祝福,更像建言。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近年來,宏觀審慎政策和傳統的數量型調控、價格型調控一起,構成了我國貨幣政策的調控框架。

北京戶籍管理制度越來越嚴苛,但這扇門似乎并未嚴絲合縫。據記者了解,假結婚成了另一個進入北京的手段。

今年初,臨川區政府一科室主任突然叫錢明奇的兒子給去年被免職的臨川區委前書記傅清和前區長習東森寫感謝信。“他說,政府即將安排他們復出,需要有輿論支撐。無恥卑鄙到如此地步,要

馬云背后的“女神”終于走上前臺,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馬云真正的王牌——她執掌阿里巴巴龐大的金融帝國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

中科院此次改革會大幅提升部分科研人員的薪資待遇,減少對項目經費的依賴度,鼓勵科學家在鮮有關注的重大科學問題上開展合作。

要不是事先留意,很難發現深圳北郊筆架山的銀湖景區內,坐落著一家全國知名的社會智庫。

“宋錦和新中裝在APEC會議上的應用是我們向全世界體現和傳達中國的多元性和豐富性的一種方式。”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捕鸟达人怎么玩 甘肃福彩天地报纸图 快乐十分看号技巧 四人麻将 重庆时时官方 出特公式 北京时时全天计划 辽宁12选五技巧 云南快乐十分走势图最近3天 赛车pk10技巧公式 秒速时时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