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漩渦里的張五常:生命是自己的,任何人都管不著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4-30 02:57:05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教授可以不講話,但要講就都是真話,他不會講假話。認識張五常的人都知道,他完全不會受到外界質疑的影響。”電話中,蘇錦玲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時代周報記者 陳佳慧 發自廣州

    4月27日,珠三角遭遇強對流天氣,廣州黑云壓頂,大雨滂沱。著名經濟學家張五常的太太蘇錦玲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張教授正優哉游哉地與他的廣州朋友們一起欣賞字畫。

    此時,距張五常判斷“深圳有朝一日會成為整個地球經濟中心”不過7天。外界由此掀起的輿論風暴,對張教授沒有任何影響。身處漩渦中心,反而最為平靜。

    張五常的“驚人”言論,是4月20日在復旦大學經濟學院院長張軍新書《深圳奇跡》首發式上發表的。此前,張軍邀請張五常到自己的新書首發式上演講,“足足有一個禮拜的時間,他始終沒有答應要來,但也沒拒絕我。我就猜,老先生一定是在思考。第一,他如果來,要講什么。這個話題要跟深圳有關;第二,如果要講深圳,必須對深圳有獨特看法。這個看法不是拍腦袋想出來的,而要有深厚的理論基礎。”張軍對時代周報記者回憶道。

    “教授可以不講話,但要講就都是真話,他不會講假話。認識張五常的人都知道,他完全不會受到外界質疑的影響。”電話中,蘇錦玲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這不是被譽為“中國經濟制度分析的第一人”的張五常第一次因大膽言論卷入輿論漩渦。實際上,30多年來,他始終是一位出言“狂妄”的經濟學家。2017年8月,在代表作《佃農理論》發表50周年之際,張五常如此自我剖析:“無可置疑,我是個頻頻惹來爭議的人。基本上與我無干……外人怎樣說,我懶得管。”

    4月28日,時代周報記者再次致電蘇錦玲,她說:“我們正準備去吃晚飯。飯后還要去聽粵劇。”

    從上海到深圳

    4月20日,張五常用粵語發表了題為《深圳是個現象嗎?》的演講。近一個小時的演講中,白發蒼蒼的張五常毫不掩飾對深圳未來發展的信心:“深圳將成為整個地球的經濟中心。”

    演講最后,張五常自問自答:“深圳是個現象嗎?應該是。如果前海能成功地把人民幣推出國際,不管用哪個法門,一定是。”

    這不是張五常首次公開“抬舉”深圳。

    2017年2月,張五常在《鳳凰財經》發文表示:十年之內,深圳將超越硅谷。兩年過去了,張五常仍然認為:“雖然目前中國的經濟有挑戰,但還有八年,這推斷不需要改。”

    一位親歷了張五常演講現場的觀眾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說,以前只聽過教授大名,未曾謀面,“張老很幽默,很有思想,觀點也很明確。他說深圳會成為地球的經濟中心是建立在很多前提上的,他在演講中點出了這些前提”。

    張軍則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強調:“我在現場聽了,這是一篇非常學術的講話。其中有很多的經濟學原理,張五常的論斷是基于經濟學原理推理而成。”

    但公眾不會追求經濟學原理。演講當天,各種斷章取義的標題紛紛出爐:《張五常:深圳會成為地球經濟中心》《張五常:深圳會成為地球經濟中心,主要因為有東莞》《張五常眼中的深圳,已經超過香港?》《深圳將會成為經濟中心,張五常會被打臉嗎?》……張五常之狂,再添新章。

    諸如“國際金融中心”“中國第一”“世界少有”等桂冠,20年前,張五常是送給上海的。

    1999年,張五常離從香港大學退休不到一年,他發文預測:上海勢必超越香港,并列出六條理由。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理由為:“上海的商業大廈林立,空空如也,他們總會被迫而開放金融的。”

    20年后,張五常將“全球之最”的桂冠戴在了深圳頭上。這是否意味著他信口開河、不負責任?師承張五常近20年、與其亦師亦友的青年經濟學家李俊慧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作出了一番解讀:“教授曾預言上海會超過香港、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目前來看沒能實現。這是因為他當年的推斷是有前提條件的,中國必須繼續保持當時的那種經濟環境和發展勢頭。”

    李俊慧向時代周報記者回憶,2013年,上海設立自貿區,她覺得“這更像自由金融區”,“金融跟貿易不一樣,貿易可以圈定一個地域搞開放,金融辦不到。”

    冷與熱

    張五常,1935年出生于香港。國際知名經濟學家,新制度經濟學和現代產權經濟學的創始人之一。

    1967年,32歲的張五常以名為《佃農理論—引證于中國的農業及臺灣的土地改革》的博士論文推翻了200年來經濟學家們在此問題上的傳統認識,轟動西方經濟學界。34歲,張五常在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經濟系升任正教授。1991年,作為唯一一位未獲諾貝爾獎的經濟學者,被邀請參加了當年的諾貝爾頒獎典禮。

    張五常并未將這一切歸因于自己“本領超凡”,他認為自己是“際遇不凡”。“雖然讀中小學時我屢試屢敗,但生活的經歷讓我對真實世界的認識遠超當年在美國的同學與同事。”二戰期間,張五常隨家人逃難廣西,忍饑挨餓,露宿荒野,“沒有那逃難與饑荒的經歷,《佃農理論》不可能寫出來。數字歸數字,實情歸實情,兩者皆有掌握才可以相得益彰。”張五常說。

    也正因這份鄉土情懷,張五常對內地的關注從未停止。

    1981年,在中國“姓社還是姓資”、“向左還是向右”的改革討論中,張五常稱自己是對中國最為樂觀的人。同年,他發表了《中國會走向“資本主義”道路嗎?》,推斷中國會改走市場經濟的路。1983年,他又發表言論,稱中國改革是不會走回頭路的。

    此前一年即1982年,張五常經歷人生轉折點。他放棄西雅圖華盛頓大學的工作,回到香港大學教書。第二年秋天,張五常在《信報》開設專欄,后結集成《賣桔者言》《中國的前途》《再論中國》等。憑借這三本專欄集結,張五常聲名遠播內地。

    2000年,張五常退休,隨后開始在內地高校巡回演講,先以滿頭直豎的白發沖擊視線,繼而用直接、大膽的論斷沖擊思想,受到了明星般的追捧。大家不知道張五常的頭發是幾時白的,也不知道“狂妄”的標簽何時貼在了張五常的身上。

    鏡頭拉回至2001年4月1日晚7點半,張五常攜夫人蘇錦玲登上西南財經大學的“名流講壇”。禮堂內擠到不留縫隙,學生們高喊著:“張五常!張五常!”《經濟學消息報》創辦者高小勇如此描述:“張五常僅去年(2001)一年,縱橫大陸東西南北,進出大學近十所,演講亦十余場,且不計與人私相授受。其在大陸學界之影響,如日中天勝早年。”

    張五常太熱了,不過一年,質疑和冷思考紛至沓來。

    2002年4月,中山大學經濟學教授王則柯發文《不是天才,不要學張五常》,直指張五常的文章否定數學,否定博弈論,推崇自己的那兩招,是“以偏概全,誤導學生,甚至是自我崇拜”。對此,張五常隔空回復:“我渴望中庸評價”—仍是一個字,狂。

    “什么叫狂?自己有三分本事,卻自認為有七分,這叫狂。如果有十分本事,自認為有七分,算什么狂?很謙虛了。一個天才說自己是天才,只不過是在陳述事實而已。”李俊慧堅定地認為老師張五常擁有十分本事,僅自認了七分。

    與張五常打過交道的前媒體人陳建利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張五常不在乎外界評價,他早年可能在乎的,是他心目中高手的評價:“20世紀經濟學界的數位高手比如阿爾欽、科斯、弗里德曼,與他或師或友,當年都如此肯定他,他當然自信滿滿。他看似有點高傲,但內心對學問是很謙虛,很虔誠的。”

    不負此生

    近年,張五常依舊活躍,常出席論壇、發表自己的經濟學論斷。

    張五常始終隨性,這成為他“狂妄”的證據之一。以教學、演講為例,他從不做任何準備。“就算是有千多聽眾的演講,很多時我連講題也不放在心上。上到講臺后,介紹的人說出我要講的題目,我才如夢初醒,稍一定神,信口開河去也。”

    “我覺得張五常是個很學術的人。你看他講話,你去聽他演講,都能得出這個印象。他對中國經濟所做的一些評論,其實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都有理論在后面支撐。而且他講話發言比較徹底,不是含糊其辭的那種,有非常自信的表達。”張軍對時代周報記者說道。

    反觀張五常的論敵,多數早已退隱散去。

    時代周報記者聯系到當年發表“檄文”、呼吁對張五常進行冷思考的王則柯教授,問其對張五常最新論斷的看法時,王則柯不置可否,簡單回復:“遠古的故事了。”

    在爭論最鼎盛時,曾經采訪過張五常的某刊記者對時代周報記者回憶:沒有感覺到張五常的狂,“知識分子的修養都是很好的。所謂‘狂生’,應該是指他的見解和學術姿態”。

    李俊慧從2006年成為張五常新浪博客的管理員。通過這一渠道,她將張五常的觀點、理論體系乃至日常工作傳達給大眾。時代周報記者翻閱發現,博文內容廣泛,同時包括張五常的攝影、書法愛好等。

    無論狂妄還是專業,張五常都已經呈現出更廣更厚的生命維度。

    在1991年出版的《隨意集》序中,他說:“我很珍惜自己的生命,認為生命是自己的,任何人都管不著。思想不受約束,獨行獨斷,言行一致,他人對自己的評價置若罔聞,倒也大有不負此生之感。”

    2月,84歲的張五常在最新博文里說:“我耐心地等到退了休后的2000年,65歲,才大興土木,動筆寫《經濟解釋》。當時我可沒有想到腦子會老化這個問題,也不知道老人癡呆或腦子老化。根據醫學的考查,65歲是或然率最常見的不幸轉捩點。上蒼就是這樣幫忙,甚至在攝影、書法、散文、收藏等事項上也幫忙了不少,讓我不枉此生。”

    “他這個人有良好的史感,知道生命的誕生本是個概率很低的偶然事件。一生短暫,應該記住過往美好的、忘記不快的,才是智慧的選擇。對那些對他個人和學問不知其可的批評,他往往一笑置之。據我所知,他是不大在意的。”陳建利總結說。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北京戶籍管理制度越來越嚴苛,但這扇門似乎并未嚴絲合縫。據記者了解,假結婚成了另一個進入北京的手段。

馬云背后的“女神”終于走上前臺,這位叫彭蕾的女人手上握有馬云真正的王牌——她執掌阿里巴巴龐大的金融帝國浙江螞蟻小微金融服務集團。

近年來,宏觀審慎政策和傳統的數量型調控、價格型調控一起,構成了我國貨幣政策的調控框架。

在經歷了火熱的招商擴張之后,韓束自稱已擁有10萬人的微商代理團隊。

有滬籍青年在辯論時踩場并高喊“抵制異地高考,蝗蟲滾出上海!上海不需要外地蝗蟲!”等口號,非滬籍人士則回應稱“爭取高考權利,教育平等,我們是新上海人”。占海特認為,上海的教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捕鸟达人怎么玩 青海快3和值表 重庆时时彩破译 新时时五星遗漏 大发快3大小推算公式 十二生肖开奖查询网站 云南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双色球开奖历史上的今天 35选7怎么买 码报2019中奖号 360票-新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