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方債發行額度即將用盡 1.17萬億專項債增發時機待考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7-30 02:41:21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截至7月24日,今年全國各地共發行774只地方債,合計金額31862.77億元

    時代周報記者 王心昊 發自廣州

    離地方債發行最后期限只有兩個月,在國內外經濟大環境依然承壓的背景下,地方債發行狀況受到市場廣泛關注。

    截至7月24日,今年全國各地共發行774只地方債,合計金額31862.77億元。值得注意的是,被視為加大政府支出標志的新增債券,上半年全國已累計發行21765億元,占2019年新增地方政府債務限額30800億元的70.7%。

    根據時代周報記者統計,截至7月28日,江蘇、廣東、上海等14個地區已將全年新增一般債額度使用完畢;貴州、廣西、廣東、北京、上海、大連、西藏等7個地區已將全年新增專項債額度使用完畢。

    “從目前來看,財政減收可能成為約束財政政策加力提效的瓶頸。尤其隨著減稅降費作用的進一步顯現,財政收支壓力可能進一步加大。”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由于今年地方債新增限額將在9月全部用完,第四季度適度加大專項債發行額度的概率在增大。?

    專項債可拉動基建投資

    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提出:“有效發揮地方政府債券作用。合理擴大專項債券使用范圍。”對于地方債券使用的加力提效,不僅在于進一步新增額度,也在于如何用好地方債券。

    “要發揮好專項債對于穩投資的作用,不僅應當從新增額度方向去考慮,更應關注如何才能夠發揮好專項債的引導作用。”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張永軍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應當發揮好專項債作為財政手段,在解決結構性問題上的優勢。

    6月10日,中央出臺地方債新規,首度明確專項債可作重大項目資本金,金融機構可提供配套融資。

    “明確項目資本金也能作為地方債,專項債能夠發揮一個引導和放大的作用。”張永軍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就目前來看,的確有一些地區的基建項目缺乏啟動資金,專項債轉化為項目資本金,可帶動社會資金以及信貸進入項目,從而推動項目落地,最終拉動經濟增長。

    國盛證券也在近期一份研報中指出,隨著專項債新規落地,基建投資有望得到進一步提振:根據現行發債規劃,6—9月地方債發行預計將超過11600億元。結合新規規定,預計撬動基建投資2700億—5600億元。

    “今年以來加大特高壓、軌道交通等項目審批,加上專項債和銀行信貸的融資支持,下半年基建投資增速有望上升。”連平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穩投資的關鍵在于穩基建,但從基建投資回升幅度有限來看,即便下半年基建投資有所回升,可能也很難帶動整體投資增速顯著上升。“預計基建投資可能增長5%左右。”

    或使用專項債剩余額度

    在現行地方債管理體系中,地方一般債券納入公共預算管理,受到赤字目標約束,因此新增地方債限額難以被突破;而地方專項債不納入一般公共預算管理,可以在限額以外利用上年末專項債限額大于余額的部分。但不論哪種方式,均應由國務院確定并報全國人大或其常委會批準。

    由此,地方專項債新增規模或可突破當年新增余額限額限制,使用往年剩余額度。如2018年專項債余額限額為8.62萬億元,專項債余額為7.49萬億元,剩余額度有1.13萬億元,或可作為未來專項債新增發行的空間。

    但從地區分布來看,專項債額度剩余較多的主要是經濟發達地區。根據中金公司的數據,2018年各省市地方專項債務限額與余額之間的差額最大的五省份依次分別是北京、上海、浙江、福建、江蘇。加上第六位的廣東,均屬沿海經濟發達地區。考慮到債務規模與償債能力相一致的原則,專項債的理論剩余額度仍將向發達地區傾斜,經濟欠發達地區所能使用的剩余額度十分有限。

    “地方債的發力是下半年穩增長的最重要的看點。地方債發行可以提供財政支出的總量支持。”中金公司固收研究團隊在7月22日的一份研報中指出,今年以來新增債券的投向省份之間存在分化現象,今年新增債券重點投向京津冀、長三角、粵港澳三大城市群,尤其是專項債方面,除了支持新規劃建設外,部分新增專項債也是用來滿足棚改和舊改的投資需求。相比東部沿海發達地區而言,一些財政實力差、債務風險高的省份,得到的新增債務限額支持反而有限。

    增發時機仍待觀察

    2019年上半年,地方債在逆周期調節以及“穩投資”上發揮著不可替代的作用。根據財政部公布的數據,今年上半年,新增債券資金用于社會民生領域,重大水利設施建設等六項領域的資金投入占比為64.8%。

    中國財政科學研究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趙全厚在2019年中國資產管理年會上表示,從市場預期來看,針對經濟下行壓力大,財政增收乏力等經濟壓力,解決仍需寄望于財政政策的加力提效。

    回顧過去,年中調整財政預算和增發政府債券之前也屢有先例:1998年,政府臨時增發1000億元長期建設國債并向四大行發行2700億元特別國債用于置換不良資產;2007年,政府發行1.55萬億元特別國債。但市場對于調整新增地方債額度的必要性仍然存在爭議。

    “從目前公布的經濟數據來看,調整地方債新增額度的時機仍然沒有到來。”蘇寧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付一夫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捕鸟达人怎么玩 浙江快乐前三直走势图 陕西快乐十分今日推荐 腾讯分分彩全天不连挂的计划 最强nba pk结果直播查询 香港赛马会官方 内蒙快三第十期开奖 126期码报迷图 ui大上海时时 快乐十分任选四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