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暴風之殤

    科技 > | Time Weekly - 2019-07-30 02:58:10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短短4年間,暴風堪比從天堂墮入地獄。此時的暴風集團總市值僅為18.68億元,相距巔峰時期的369億元,早已蒸發掉95%。

    時代周報記者? 王媛 發自深圳

    7月29日,暴風集團(300431)毫無懸念迎來馮鑫“出事”后的第一個跌停板。

    就在前一晚,暴風集團發布公告稱,公司于近日獲悉,公司實際控制人馮鑫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相關事項尚待公安機關進一步調查。

    有媒體報道稱,馮鑫此次被帶走調查,是因為其在2016年的一起2億元撬動50億元資金的海外收購案中涉嫌行賄。這個“以小博大”的項目亦為此后暴風集團資金進一步捉襟見肘埋下禍根。截至目前,關于馮鑫方面未有進一步切實消息,暴風集團方面亦拒絕向時代周報記者發表任何評論。

    懷著一股執念激進式打造超級生態撐住高市值的路數,讓外界不免常拿馮鑫跟賈躍亭、暴風跟樂視做比較。馮鑫與賈躍亭同為山西人,馮鑫比賈躍亭還要大一歲,雖然馮鑫不喜歡外界老拿他與賈躍亭相提并論,但他自己卻不禁處處對標賈躍亭。

    比如,樂視虧本賣電視,暴風也虧本賣電視;樂視砸錢投體育,暴風也義無反顧做體育;賈躍亭在2016年年初唱了一首《野子》盡訴衷腸,這一年年中,馮鑫也同樣高歌了一曲《野子》。馮與賈,商界命運殊途同歸,但不同的是,后者見勢不妙便金蟬脫殼一去悠悠,前者卻步步深陷,深度套牢,直至身陷囹圄,更令人唏噓。

    短短4年間,暴風堪比從天堂墮入地獄。此時的暴風集團總市值僅為18.68億元,相距巔峰時期的369億元,早已蒸發掉95%。如無意外,暴風集團股價還將繼續爆雷,早期的機構投資者早已獲利出逃,而眼下還關在“小黑屋”里面的6.9萬散戶,或將繼續為馮鑫的狂野夢想買單。

    “被反噬”的MPS局中局

    在公告中,暴風集團同時強調:“截至目前,公司經營情況正常。公司管理層將加強管理,確保公司的穩定和業務正常進行。同時,公司將制定相應工作管理辦法及應急預案,最大限度保障公司各項經營活動平穩運行。”

    值得一提的是,暴風集團公告中采取的措辭是“近日”,對馮鑫被控制的具體時間和相關事由語焉不詳。

    據時代周報記者了解,馮鑫最后公開露面,是在10天前的網絡投資者接待會上,面對投資者“是否會退市”的提問,馮鑫聲稱:“目前公司積極開展生產經營活動,堅持應對面臨的困難。目前未觸及退市條件。”他還在努力地讓所有人相信,暴風還能“撐住”。

    與此同時,除了馮鑫本人深陷囹圄,暴風集團面臨的危機也如巨浪一般席卷而來。馮鑫被揭“出事”當晚,暴風集團還發公告稱:公司將喪失暴風智能的實際控制權,同時上市公司存在2019年全年凈資產為負的風險。此前,裁員、失信、資不抵債等消息層出不窮。

    消息流出當晚,外界最大的猜想直指始于2016年的一樁海外并購案。據媒體稱,暴風集團2016年曾與光大資本共同發起收購英國體育版權公司MP&Silva Holdings S.A(以下簡稱“MPS”)。馮鑫在此項目的融資過程中存在行賄行為。同時,還有另8名人員被相關機關采取控制措施,其中既包括暴風集團內部工作人員,也包括在MPS并購過程中為馮鑫工作的公司外部人員,還包括暴風集團前董秘畢士鈞。

    時代周報記者了解,已于2017年因個人原因離職的前董秘、CFO、董事畢士鈞,先前已從二級市場通過減持暴風股票套現超過900萬元。

    實際上,早在今年5月,三年前的這一樁耗資52億元海外并購案便開始浮出水面,并迅速將暴風拖入一場巨大的資金雷暴中。

    5月8日,暴風集團公告稱,收到北京市高院送達的相關訴訟文件,其被光大浸輝、上海浸鑫起訴,要求法院判令公司支付因未能履行《關于收購 MP&Silva Holding S.A.股權的回購協議》而導致的部分損失6.88億元及遲延支付利息合計7.51億元。

    折戟杠桿游戲

    實際上,早在2016年3月,暴風全資子公司暴風投資就與光大資本成立上海浸鑫投資基金,專為收購MPS 65%的股權。

    彼時,光鮮亮麗的MPS估值高達10余億美元,根據當時的官方新聞稿,MPS擁有90多個全球賽事產權,每年超過一萬小時的播放時長,有超過30個賽事權利機構合作伙伴、200多個全球電視客戶。而這一筆收購,在當時甚至還被馮鑫視為暴風入局體育產業的“最后一張入場券”。

    問題來了,就暴風當時的財力而言,收購MPS無疑是囊中羞澀,不過,擅長玩資本游戲的馮鑫哪里甘心止步于自己的錢袋,于是便設了一個局,引得光大、招行、華瑞銀行、愛建信托等多個知名投資方入伙,以小博大實現了一個2億元撬動50多億元的“杠桿游戲”。

    彼時,浸鑫基金由暴風掏錢2億元,光大出資6000萬元,另有出資28億元的招商銀行、4億元的華瑞銀行等資方,整只基金規模高達52億元。

    按照約定,此項計劃要在收購完成后18個月內賣給暴風集團,并約定,如果暴風集團18個月內未能完成最終對MPS公司的收購,造成特殊目的主體的損失需由暴風集團承擔賠償。

    顯然,暴風沒能如愿在基金投資期限到來之前將MPS注入到上市公司。2016年開始,監管機構對將文娛類公司注入上市公司的監管愈加嚴格。更關鍵的是,MPS收購案中潛藏的各種禍端開始暴露出來。

    首先,MPS擁有的包括意甲、英超等多個重要的體育賽事版權均在2018年、2019年面臨到期。在體育版權爭奪無比激烈的形勢下,收購方無法保證續約就貿然投入52億元巨款,踩空之時就代表MPS淪為空殼。

    此外,收購方甚至沒有與MPS原股東簽訂“禁止競業協議”,導致賣方離開后再起爐灶,與MPS直接搶起生意,而MPS招架無力。在不少業界人士看來,這樁海外收購漏洞百出,而暴風在投資計劃實施過程當中面對各種陷阱所犯的錯誤則是令人匪夷所思,產生了巨大的風控敞口。

    雪上加霜的是,MPS已在2018年10月就被英國法院宣布破產清算,相當于,這場MPS收購案造成52億元資金血本無歸,灰飛煙滅,多個投資方被拖入泥潭。

    不成功便成仁,善用資本的暴風無疑遭來了資本的“反噬”。時間來到今年2月份,浸鑫基金因投資期限屆滿卻未能按原計劃實現退出,于是招商銀行向光大資本提起訴訟,要求履行差額補足義務,涉及金額34.89億元。

    于是,光大資本也一個反手將昔日盟友暴風集團告上法庭。此時,按照協議要為此項投資兜底的暴風集團和馮鑫本人,卻已無計可施。直到這個52億元的大雷引爆,暴風集團早已深陷巨虧,資不抵債,且馮鑫個人持有暴風集團95.35%的股權也均處于質押融資的狀態。

    巨大資金打了水漂。2018年度,光大證券對此計提了14億元預計負債及1.21億元資產減值準備,共計減少公司2018年度合并利潤總額約15.21億元,減少合并凈利潤約11.41億元。迫于壓力,光大證券董事長薛峰還辭去了公司董事長、董事職務。

    有業內人士指出,即便光大證券能勝訴,其實也很難拿到來自暴風集團的賠償。

    最新的信息顯示,7月24日,北京法院審判信息網發布的兩份裁定書顯示,北京市海淀區人民法院通過財產調查系統對暴風集團的銀行存款、車輛、房產、股權及其他財產進行調查,結論是,未發現暴風集團有其他可供執行財產。對此,法院依法將暴風集團納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對其進行信用懲戒。這就意味著暴風集團名下目前已幾無資產和權益。

    在此之前,暴風集團在2019年3月14日、4月8日和6月14日,均因“全部未履行”繳納執行案款而被法院立案,后被列入失信被執行人名單,標的涉及金額共計約242.2萬元。

    據天眼查,此前暴風集團被列為被執行人80次,被上海、北京等地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俗稱“老賴”)6次,股權凍結1次。

    上市后業績變臉

    暴風集團曾經是A股非常風光的一家公司,先后布局了電視、VR、體育、音樂、金融、影業等領域,四面出擊,擅長追熱點,布局宏大的生態,資本手法嫻熟堪比樂視第二。

    2015年,暴風登陸創業板,就誕生了“妖股”的傳說,40個交易日內拉了37個漲停板,股價最高沖上307.56元/股,市值達到369億元的歷史高位。當時,暴風催生了10個億萬富翁,31個千萬富翁和66個百萬富翁。

    然而,與之形成鮮明對照的是,上市當年,暴風的扣非凈利潤只有5000萬元,這意味著市盈率接近1000倍。如果冷靜看待這家公司,就會感到不寒而栗:泡泡吹得太大太快了,隨時都有炸裂的可能。

    事實上,短短4年間,暴風已從天堂墮入地獄。此時的暴風集團總市值僅為18.68億元,相距巔峰時期的369億元,早已蒸發掉95%。

    遺憾的是,外界期待馮鑫成功上市后能再次創造奇跡,但他卻是演成了“出道即巔峰”,甚至,成為了“上市業績就變臉”的典型。

    2016年,暴風總營收出現152%的大幅增長攀升到16.5億元,但歸母凈利潤卻同比下降70%跌至0.53億元。隨后的2017年,凈利潤依舊只有0.55億元,基本無起色。

    暴風2018年年報則開始驚現“業績巨雷”:暴風集團全年營收11.23億元,同比下降41.34%;歸母凈利潤虧損高達10.9億元,同比下降2077.65%。暴風集團表示,公司虧損的主要原因在于暴風TV的虧損。2018年年報顯示,截至2018年年底,暴風TV虧損高達11.91億元。

    4月底,暴風集團披露的2019年一季報顯示,2019年第一季度營業總收入為7120.5萬元,同比下降81.6%,凈利潤為-1700萬元。另一個大幅下滑的數據是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資產,一季度期末僅余不足700萬元。

    不久前,暴風集團公布了2019年半年度業績預告,預計今年上半年凈利潤虧損2.3億?2.35億元,虧損積重難返。

    7月28日,暴風集團還發布公告稱:公司將喪失暴風智能的實際控制權,因此將不能納入合并報表范圍。上市公司存在經審計后2019年全年凈資產為負的風險。業績照此惡化下去,按照深交所的規定,暴風集團存在被暫停上市的風險。

    從目前情況來看,暴風所面臨的困境與樂視網頗有些殊途同歸的味道,資金、業績相繼爆雷,裁員風波、業務停擺傳言三天兩頭傳出,公司經營內憂外患。如今,隨著馮鑫被捕,風雨飄搖中亂了節奏的暴風集團是否還能“起死回生”,終究是個未知數。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捕鸟达人怎么玩 千运财里二肖中特 福建快3开奖6月7日开奖结果 吉林十一选五开奖查询21号 快乐十分尾数打法 林吉快3形态走势图 电子游艺注册送6 河北时时现场直播 明天晚上开什么码特马 青海快3基本走势图 快3怎么买容易中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