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押注云業務 微軟王者歸來

    全球 > | Time Weekly - 2019-07-30 03:09:13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根據微軟披露的數據,世界500 強的公司里,目前已有 95% 的企業在使用微軟Azure云服務,這已成為微軟增長最迅猛的業務。此次財報中,云服務全年收入390億美元,首次超過Windows業務的收入。

    時代周報記者 文岳

    在經歷了幾個出色的季度之后,微軟超越亞馬遜、蘋果,再次成為世界上最有價值的上市公司。

    7月18日,微軟公布的2019財年業績報告顯示,其市值突破1萬億美元,成為目前全世界市值最高的公司。報告顯示,微軟整個財年收入超過1258億美元,增長14%;凈利潤為392億美元,增長137%。

    值得注意的是,財報顯示當前微軟的三大業務中,智能云服務業務首次超過發家業務Windows所在的個人計算業務,成為增長拉動引擎。

    年逾四十的微軟曾錯過了移動互聯網和社交網絡的浪潮,一度被稱為夕陽企業,歷經10余年的疲軟期后,終于重新做回“王者”。

    這份增長背后,關鍵的功臣便是現任CEO薩提亞?納德拉。

    臨危受命

    2013年,微軟從巔峰時期的6000億美元市值一路縮水下滑到不足3000億美元。時任CEO鮑爾默宣布在未來一年內退休。此時的微軟,迎來了前所未有的低谷期。

    微軟開始尋找新的接班人。嚴格意義上,印度裔出身的工程師薩提亞·納德拉并不是大眾預期中的接棒人。許多人認為微軟會尋找外部人士來執掌,而不是當時已經在微軟工作了22年卻依然十分低調的納德拉。所以當2014年2月微軟宣布,納德拉擔任CEO后,這個結果一度讓業界大呼出人意料。

    一上任,納德拉便開始了大刀闊斧的改革。他對微軟進行重新定位,將其定位為一家為全世界提高生產力的云平臺公司。

    實際上,就算微軟處在低谷的時候,憑借Windows和Office這兩大利器依然有著較高的盈利水平,這得益于微軟產品超高的粘性。

    納德拉非常清楚地看到了微軟這方面的優勢,并將其發揚光大。他將微軟的Office辦公軟件從單純的電腦軟件發展成一套完整的辦公室服務系統,從而激發企業的購買欲望。他以月費和年費代替單次收費,革新了Office的銷售方式。一系列調整讓Office 365成為微軟有史以來增長最快的產品之一。

    2018年,微軟還推出整合了Windows系統、Office 365及企業安全和移動服務的Microsoft 365產品包。納德拉設想中那個“提高生產力的云平臺公司”已經成型。從此次公布的財報也可以看出,31%的增長率得益于傳統優勢Office產品。

    云時代重生

    在鞏固傳統優勢的情況下,真正讓微軟扭轉乾坤的,是其押注的智能云業務。

    云計算誕生前,服務器曾是互聯網企業的痛點。大的互聯網公司都曾飽受服務器瀕臨極限之苦。云計算幫助企業將數據儲存與系統搭建從傳統的自持服務器轉移到線上云儲存,不但釋放了物理空間,還大幅降低了企業成本。

    2008年,《經濟學人》就曾預言云業務將徹底改變互聯網產業。盡管這一年,鮑爾默宣布要發展云業務,研發投入高達87億美元,但公司對云業務缺乏愿景,初期該業務表現平平。

    納德拉上任后,為微軟確定了“云為先”戰略。據媒體報道,當時,納德拉把團隊里100多位工程師召集到一起,告訴大家,部門業務要全盤轉向云業務。他果斷砍掉沒有優勢甚至已成負累的手機業務,放棄Windows Phone,出售諾基亞業務,將資金、人力等全部“彈藥”集中于云服務與AI;他鋪設云場景,262億美金收購LinkedIn,將海量商業用戶引向云;在組織架構上理順關系,Windows優先級下降,把云業務升至最高級。

    轉型云業務后,納德拉還提出微軟要用人工智能重新定義微軟的所有業務。比如,所有的Office產品都進行人工智能化,PowerPoint不僅加入了自動翻譯,還添加了圖片自動說明。至于微軟的轉型重點云服務,包括Azure云服務中的認知服務,也與人工智能息息相關。

    錯過移動互聯網的最佳發展期后,微軟沒有錯過云和人工智能時代。這一次,它的轉型踩準了節奏。

    根據微軟披露的數據,世界500 強的公司里,目前已有 95% 的企業在使用微軟Azure云服務,這已成為微軟增長最迅猛的業務。此次財報中,云服務全年收入390億美元,首次超過Windows業務的收入。

    如今的微軟,已經完全脫胎換骨,從傳統的PC操作系統服務商實現了數字化轉型,并且依靠云計算和人工智能的布局,進入智能云和智能優勢的時代。

    重塑企業文化

    2014年,微軟的年度員工調查顯示,大多數員工認為公司出現了嚴重的官僚政治和內斗現象,造成創新能力被壓抑。

    納德拉上任之后,要求公司的高層管理人員閱讀馬歇爾?羅森伯格的《非暴力溝通》,破除微軟的官僚政治和內斗文化。納德拉廢除了以往員工個人評級制度,更加強調團隊合作。

    在企業合作上,納德拉表現出更為開放的態度。他重新審視了微軟的形象和未來的格局。

    在20世紀90年代,微軟曾被認為是一個非常難對付的合作伙伴,永遠保持在競爭狀態。納德拉決定徹底翻頁,結束和谷歌、亞馬遜等公司的彼此監管、斗爭關系,打破長期的不信任壁壘,并開始和這些曾經的死對頭公司建立合作伙伴關系。

    在納德拉的努力下,微軟和競爭對手谷歌的關系有所緩和,2015年,兩家同意終止公司糾紛。此后,微軟和亞馬遜還史無前例地宣布達成合作,以更好地整合它們的語音助手服務。

    納德拉在自傳里總結:“領導者必須同時看到外部的機會和內部的能力與文化,并搶占先機。”蓋茨則認為納德拉進行了膽大、自主的創新,他在人工智能、云計算等關鍵技術上的投入賦予了微軟全新的活力。

    目前看來,新的微軟遠非完美,但它至少吸取了一些科技巨頭應該吸取的教訓。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捕鸟达人怎么玩 云南时时福网 广东快乐十分电视版走势图 今天江苏快3开奖结果 北京通app有什么用 三肖中特黄大仙i 重庆时时全天计划单期 广西快乐十分 云南福彩快乐十分直选 尾数公式 老时时彩走势图3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