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人民幣匯率“7”的破與立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8-06 02:28:35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長期來看,人民幣資產更具有投資吸引力。因此,對于短期內的人民幣匯率波動不應過度解讀,人民幣即使破7,也不會造成后期的大幅度貶值。

    時代周報記者 謝洋 王心昊 潘展虹 發自廣州 佛山

    8月5日9時16分左右,離岸美元兌人民幣跌破7關口,最高報7.0392。9時33分,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也跌破7關口,最高報7.0262。同日,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跌破6.9關口,為2018年12月以來首次。

    與外界“想不到”的情緒相比,這一次,央行顯然準備充分。

    從5月末到6月,前任央行行長周小川、現任央行行長易綱相繼喊話,表達了“7”這個整數位并不重要的觀點。易綱還特別指出了人民幣增強彈性對于經濟的“自動穩定器作用”;8月2日晚,央行公號正式開張,建立起與公眾溝通的渠道;8月5日,離岸、在岸人民幣匯率雙雙跌破7當天,央行有關負責人與易綱先后通過央行公號表態。前者顯露出輕松幽默的心態,稱“7”像水庫的水位,豐水期的時候高一些,到了枯水期的時候又會降下來,有漲有落,都是正常的。易綱的回應則更加自信,“我對人民幣繼續作為強勢貨幣充滿信心。人民銀行完全有經驗、有能力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穩定”。

    “我認為人民幣破7——正如央行所回應——是對目前外部環境和貿易摩擦升級的市場反應。其實破7沒什么,現在保持人民幣匯率的彈性才是當務之急,只有這樣才能保持經濟更大的彈性,也有利于促進出口,并且壓制部分資產泡沫。”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同時,這也表現出央行對匯率有了更寬容的態度,允許更大幅度內的波動。從短期看,中美貿易談判前景不確定,全球經濟處于變動之中,人民幣還會承受一定壓力;從中長期看,中國經濟增長的核心動力不變,匯率保持中長期穩定是大概率事件。”

    不再嚴防死守

    自2015年“8?11匯改”以來,人民幣匯率經歷過多次即將“破7”的敏感時刻,最后都在6.96的關口止跌回升。

    2016年12月28日深夜23:00左右,彭博交易系統曾顯示匯率破7,但很快央行便出來辟謠,彭博也稱其為錯誤數據,市場虛驚一場;2018年4月后,人民幣匯率一路下跌,到10月底,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最高報6.9771,但隨著當時中美貿易摩擦的回暖,匯率再度回升。

    在“保7”一度成為匯率博弈關鍵的背景下,去年8月份以來,央行陸續打出了多張牌,包括提升遠期外匯準備金、重啟逆周期因子以及抽空離岸流動性等。

    2018年8月6日起,央行將銀行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從零調整為20%;18天后,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發布公告稱,將啟動逆周期因子以穩定市場預期;去年9月20日,央行宣布將在香港發行央行票據,今年6月26日,第四次離岸央票再次發行,其中1個月期央行票據200億元人民幣,6個月期央行票據100億元人民幣,最高中標利率分別為2.80%和2.82%。

    隨著2019年經濟下行壓力加大,“保7”不再是嚴防死守的底線。

    2018年8月份,中國社科院學部委員余永定指出:“對于匯率問題,我覺得央行似乎可以向市場發一個信息,‘保7’不是我們的目標,我們沒有任何一個匯率目標要保。我們需要判斷的是中國會不會出現匯率大幅度的貶值,我覺得這是不可能發生或者基本不可能發生的。”

    在學者們看來,“保7”則更像是心理關口。“目前大家對人民幣匯率是否破‘7’想得太多,因為前幾次都守護在‘7’的位置,反倒給自己裝了一個籠頭,變成一個在很大程度上難以突破的重要心理價位。”邵宇此前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曾表示,“將‘7’視為底線肯定是不合理的。不要過分關注所謂的整數位,其實就是迷信。”

    企業、個人影響幾何?

    春江水暖鴨先知。

    從資本市場來看,A股早盤出現明顯調整,上證綜指跌幅一度超過1%,截至下午收盤,三大綜指齊跌,兩市共2891只個股下跌,僅674只個股上漲。具體來看,受益于人民幣貶值的紡織板塊及黃金板塊順勢上揚。

    前海開源基金首席經濟學家楊德龍告訴時代周報記者,當前市場仍處于短期震蕩。“A股市場整體上已經接近調整尾聲,估值上具備很高的投資吸引力,外部環境若趨于明朗,則A股市場將迎來戰略性加增的機會。”

    “之前市場一直都認為人民幣匯率會在‘7’的心理關口前徘徊,現在突然破7,我們都很意外。”珠三角某券商外匯交易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

    “人民幣匯率破7,短期對我們做外貿的人來說,是個利好,”珠三角某外貿企業負責人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當前多數出口企業毛利率只有2%左右,更多是以體量作為競爭優勢的。但利好只是對于手中現有的訂單而言,新訂單的議價空間則相對有限。”

    “匯率破7,無異雪上加霜。”與前述人士相比,華峰(化名)表示無奈。他是廣東一家鋼結構工程公司的外貿銷售員,公司以美國為主要市場。由于鋼結構被列入美國反傾銷產品目錄,對公司訂單造成影響,年內兩個合計約20萬噸的項目已經被暫時擱置了。“匯率破7后,最直接的影響就是難以拿下新的訂單,我們的議價力降低了。而目前已經拿到的訂單,不足以支撐工廠下半年的生產。”華峰坦言。

    時代周報記者測算,截至8月5日19時30分,美元兌人民幣價格為1美元兌7.0366元,這也意味著,同樣是100美元的貨物,單日價格從昨日收盤的694.05元上漲至5日的703.66元。

    “聽到匯率破7,我就想要不要把手上的美元放了。”李維尼(化名)笑說,作為普通消費者,破7是一個令自己“愛恨交加”的消息。此前由于在國外留學,手上存放了一定數額的美元。畢業回國工作后,這筆美元暫時閑置了,“現在兌換的話能多出幾百塊呢,”李維尼笑著說。

    央行主要負責人在接受記者采訪時強調,對普通老百姓而言,過去20多年,人民幣對美元和一籃子貨幣升的時候多、貶的時候少,中國的老百姓主要金融資產在人民幣上,受到了最好的保護,其對外的購買力穩步攀升,這些均能從老百姓出國旅游、境外購物、子女海外上學中反映出來。

    企業也是如此,“我們不希望企業過多暴露在匯率風險中,支持企業購買匯率避險產品規避匯率風險。”

    不具備長期貶值基礎

    今年8月1日,美聯儲宣布降息25個基點,消息傳出后的四個小時內,中東三國及巴西央行隨即跟進。時代周報記者梳理,自2019年起至8月1日,全球共有26個國家央行宣布加入寬松大潮。

    在這輪世界性的貨幣政策寬松潮中,中國央行又將如何保持定力?

    去年7月5日,央行黨委書記、銀保監會主席郭樹清便曾警告人民幣空頭:“過去30多年,凡是看貶人民幣、搶購并較長時間持有外匯的,最終都蒙受了較大損失。近些年,一些國際投機者試圖通過做空人民幣謀取暴利,事實證明他們嚴重誤判形勢。”

    對于人民幣的未來走向,8月5日,央行負責人在回答《金融日報》記者提問時表示,人民幣匯率走勢長期取決于基本面,短期內市場供求和美元走勢也會產生較大影響。央行負責人進一步指出,在目前美歐等發達經濟體貨幣政策轉向寬松的背景下,中國是主要經濟體中唯一的貨幣政策保持常態的國家,人民幣資產的估值仍然偏低,穩定性相應更強,中國有望成為全球資金的“洼地”。

    “從基本面上來看,人民幣不具備長期貶值的基礎,”楊德龍向時代周報記者指出,“今年以來,人民幣兌美元的貶值幅度不到1%,強于歐元和英鎊等其他儲備貨幣的走勢,也強于里拉、比索等新興市場國家貨幣,長期來看,人民幣資產更具有投資吸引力。因此,對于短期內的人民幣匯率波動不應過度解讀,人民幣即使破7,也不會造成后期的大幅度貶值。”

    交通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連平在采訪中對時代周報記者分析指出,目前中國經濟整體運行平穩,“經濟增長保持在6%—6.5%之間”“CPI控制在3%以內”等一系列指標均有較大幾率落在目標區間以內,而從今年下半年到明年,內需增長,投資消費保持平穩運行也會對人民幣匯率穩定發揮積極作用,加上目前國內逆周期調節及政策資源比較充沛,“在此情況下,人民幣匯率并沒有出現持續大幅度貶值的可能性”。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國家統計局公布2019年上半年中國經濟“成績單”。據初步核算,2019年上半年,國內生產總值(GDP)達到45.09萬億元,按可比價格計算,同比增長6.3%。

人民幣匯率通過了“破7”的壓力測試,仍然保持基本穩定,說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估值越來越趨于理性。隨著我國經濟轉型升級,人民幣匯率也會離所謂的“浮動恐懼”越來越遠。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捕鸟达人怎么玩 福彩20选8规律 welcome 88彩票网 天津时时开奖结果表 江西时时被停 通比牛牛代理 二人麻将下载 苹果下载软件快用 体彩排列三万能四码 快彩乐官网 ag电子游戏动物狂欢多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