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四部委發布21條工作要點 重點壓降企業杠桿率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8-06 02:36:15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從長期來看,國內部分部門的高杠桿率仍然存在一定的風險,因此去杠桿的基調并不會改變。但在目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去杠桿的力度會相應調整。”

    時代周報記者 王心昊 謝洋 發自廣州

    7月2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人民銀行、財政部、銀保監會發布關于印發《2019年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要點》(下稱《工作要點》)。《工作要點》一共21條,明確將通過推動市場化債轉股作為降低企業杠桿率的關鍵手段,同時推動金融資產投資公司發揮市場化債轉股主力軍作用,拓寬社會資本參與市場化債轉股渠道。

    這是中央對“結構性去杠桿”要求的再次細化。結構性去杠桿政策加碼,與前期宏觀杠桿率大幅抬升有關。

    年初以來,信用擴張行為修復帶動社融增速回升,并在宏觀杠桿層面有所反映。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我國非金融部門杠桿率抬升4.8個百分點,二季度進一步上抬1.1個百分點,各主要經濟部門杠桿率普遍上升。

    “全面去杠桿的確讓相當一部分制造業企業感受到壓力。”珠三角某大型制造業企業財務總監徐青(化名)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多年來,一級市場發展較為遲緩,導致制造業,尤其是中小型制造業企業大量依靠銀行貸款等間接融資方式,“有一些比較激進的企業,資產負債率(即總負債/總資產)甚至能夠超過70%。

    “近期出臺的一系列結構性去杠桿政策,歸根結底是提高資金的使用效率。”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總經濟師張永軍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目前既不宜加大力度去杠桿,也不具備加杠桿的可能性,更應通過債轉股、出清“僵尸企業”等有效提高資金利用率的配套政策。

    企業部門杠桿率偏高

    今年5月以來,去杠桿政策迎來密集出臺期,囊括政府、實體和房地產領域等多個方面:針對政府,強調“嚴控地方政府隱性債務、堅決遏制隱性債務增量”;針對實體,提出“深入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的措施”、、“建立健全市場主體退出制度”;房地產領域,則收緊信托和境外債發行等融資渠道。

    “從長期來看,國內部分部門的高杠桿率仍然存在一定的風險,因此去杠桿的基調并不會改變。但在目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去杠桿的力度會相應調整。” 申萬宏源證券固定收益總部副總經理范為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

    事實上,目前國內宏觀杠桿率的主要問題是部門之間存在“畸形”。國家金融與發展研究室主任張曉晶公開的數據顯示:2018年居民部門杠桿率為53.2%,企業部門杠桿率為153.6%,政府部門杠桿率為37%。張曉晶指出,國際比較發現,居民部門杠桿率還相對“正常”,而企業部門杠桿率偏高,政府部門杠桿率偏低。

    作為企業端,徐青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公司開始有意識地去杠桿,壓縮負債規模。“一方面我們將收款周期壓縮接近25天,在銀行貸款規模上也有一定壓縮。”

    但徐青同時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企業去杠桿一方面是自身防范經營風險的要求,但更重要在于宏觀大環境改變對于企業融資狀況的影響。“從2016年下半年開始,銀行貸款明顯收緊,加上國內外經濟情況一直并不樂觀。大環境不太好,企業自然而然會收縮經營,企業杠桿也會逐漸下來。”

    該名財務總監對時代周報記者指出,溫和地去杠桿的確能夠降低企業在面臨生產波動時的風險承受能力。但在目前國內外經濟形勢尚不明朗的情況下,企業需要更多流動資金以應對市場變動,“可以放緩去杠桿的步伐,通過信用的邊際寬松來對制造業企業提供充足的周轉資金”。

    “企業部門在需求側的需求收縮,供給端處于低新增產能背景下的產能利用率下降階段,兩者的同時作用壓制了企業部門的產出增速,雖然企業部門仍然處于主動去負債的階段,但杠桿率仍然因此上行。”中信證券明明團隊在一份報告中指出。

    下半年差異化政策

    7月30日,中央政治局會議為下半年的經濟工作定下了基調。會議指出,要堅持以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為主線,堅持宏觀政策要穩、微觀政策要活、社會政策要托底的總體思路,并強調財政政策要加力提效,繼續落實落細減稅降費政策;貨幣政策要松緊適度,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

    一直以來,高層措辭的微妙變化都被市場視為政策的微調。但是,在此次政治局會議上“去杠桿”并未被直接提及。

    對此,中國人民大學財政金融學院副院長趙錫軍向時代周報記者表示,此次政治局會議雖然沒有直接提及“去杠桿”,但從具體要求來看,包括加快“僵尸企業”出清、推進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引導金融機構增加對制造業、民營企業的中長期融資、不將房地產作為短期刺激經濟的手段等都是“結構性去杠桿”的體現。

    在2019年經濟下半場開啟之際,國家發改委《工作要點》的發布顯示企業“結構性去杠桿”也步入更具體微觀的落地階段。

    《工作要點》提出在綜合運用各類降杠桿措施方面,要推進企業戰略重組與結構調整,鼓勵通過兼并重組整合資源,出清過剩產能,加快“僵尸企業”債務處置。完善破產退出相關保障機制。

    “地方債落地提速,居民貸款上升以及宏觀政策轉向‘穩杠桿’都為宏觀杠桿率的上升提供了支持。”范為在接受時代周報記者采訪時指出,去杠桿更應該在相對寬松的環境下進行。在下行壓力仍然較大的背景下,下半年政策可能將會在總體上穩杠桿,再針對部分部門去杠桿。?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捕鸟达人怎么玩 pk10大亨计划破解版 怎样上网怎样建立威博 万人炸金花下载真人版 大发3d 稳赚公式 北京pk10计划交流群 时时彩如何杀一码 不倒翁投注法的效果 足球竞彩计划跟单能赚钱吗 安徽时时直播开奖记录 稳赚不赔的生意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