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地方錢袋子承壓 收支兩端發力求平衡

    時事 > | Time Weekly - 2019-08-13 02:35:18 來源:時代周報
  • [摘要] 1—6月地方本級收入5.6257萬億元,同比增長僅3.3%。若以3.3%作為平均線,除了尚未公布數據的西藏,其余30個省市自治區中,高于3.3%的僅有16個,14地低于平均線。

    時代周報記者 陳澤秀 發自北京

    2019年過半,隨著大規模減稅降費落地,各地財政減收漸成趨勢。

    時代周報記者查閱各省份財政收支數據發現,在經濟發達的北京、上海、廣東,上半年財政收入增幅從去年同期的7.2%、6.8%和10.3%,分別下降至-2.5%、0.1%和5.1%,均低于年度預期目標。黑龍江、甘肅、北京、海南、新疆、青海、貴州、重慶、吉林9省市自治區出現負增長。

    同時,穩增長、完善民生等支出需求大幅增加。今年上半年,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同比增長10.8%,增幅比去年同期提高3個百分點,全國31個地區全部實現同比增長,其中18個省市上半年財政支出增速達到兩位數,貴州以21.4%的支出增速排在第一位。

    “今年,減稅降費政策對各地財政收入的沖擊很大。一些地區經濟增速一般,加上籌集資金力度不夠,收入出現負增長很正常。”社科院財經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汪德華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

    下半年,疊加經濟下行和減稅降費影響,財政減收范圍預計仍將擴大。

    北京在2019年上半年預算執行情況報告中稱,今年財政收入增長存在諸多不確定性,目前可調用的存量資金規模有限,“財政收支平衡的壓力空前”。江西省財政廳預計,后期財政收支平衡難度加大,“上半年全省土地出讓收入下降14.4%,減收104億元,地方政府年初用土地出讓收入償債預期有缺口,可用財力更趨緊張。”

    湖北省統計局副局長葉青向時代周報記者分析認為,下半年,一些財政負增長的省份很難擺正,一些目前財政收入呈正增長的省份也可能出現負增長,“關鍵是發展地方經濟,通過創新、創業增加市場主體,通過擴大經濟規模增加財政收入”。汪德華認為,今年下半年,各地或多或少存在財政收入壓力,但沒必要過度悲觀:“去年下半年,個稅已經減了很大一部分,今年下半年個稅減稅幅度沒有那么大。”

    財政收入普降,9地負增長

    今年上半年,全國減稅降費1.1709萬億元,直接導致各省級財政收入增速放緩、手頭變緊。

    財政部公布的《2019年上半年財政收支情況》顯示,1—6月地方本級收入5.6257萬億元,同比增長僅3.3%。

    若以3.3%作為平均線,除了尚未公布數據的西藏,其余30個省市自治區中,高于3.3%的僅有16個,14地低于平均線。其中,山西上半年財政收入增速最高,為12.9%,但與去年同期的25.4%相比,這一增速幾乎腰斬。天津、上海、湖南等地上半年財政收入增速不到1%,黑龍江、甘肅、北京、海南、新疆、青海、貴州、重慶、吉林9地陷入負增長,其中吉林同比下降11.1%,降幅最大。

    以地處西部地區的甘肅為例,今年1—6月,甘肅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累計完成442.8億元,下降2%。從各月的趨勢看,甘肅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速由一季度末的10.5%、4月末的5.8%、5月末的-1.5%回落至6月末的-2%。

    與甘肅不同,廣東省某財政系統工作人員告訴時代周報記者,今年初做財政安排時,已經預計到財政收入壓力,對財政赤字有所準備。“廣東作為經濟發達地區,加上今年中央加快了對地方轉移支付的下達力度,地方財政收入壓力還是比較小的。”官方數據顯示,廣東今年上半年以約6855億元的財政收入居各省份之首,增速為5.1%,雖然高于全國平均水平,但仍不及6%的年度預期目標。

    同樣,往年手頭較為寬裕的北京,今年上半年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累計完成3170.9億元,下降2.5%。這一狀況亦在意料之中。北京市2019年上半年預算執行情況報告稱,“總體來看,上半年財政收入運行符合預期,若將減稅等因素還原,收入增幅保持在合理區間”。

    對外經濟貿易大學教授丁建臣對時代周報記者表示,財政是整個國民經濟的晴雨表,財政收入的整體下滑,印證了整個實體經濟尚未擺脫下行壓力,“當前,東北、西部等經濟相對落后的地區財政收入形勢不容樂觀,東部沿海發達地區也出現了財政萎縮征兆,凸顯了中國經濟發展的不平衡。”

    多措并舉,收支兩端發力

    財政收支由寬裕變得緊縮,政府過緊日子成為常態。

    北京在上半年預算執行情況報告中表示,在年初壓減市級部門辦公、會議、差旅等運轉類支出5%的基礎上,將進一步按不低于10%的比例壓減非緊急、非必需項目支出。

    壓縮支出的同時,提高財政資金績效成為重點,多省份對預算績效提出要求。“全面實施預算績效管理,對低效無效資金削減或取消,將長期沉淀資金一律收回,將有限的資金用在刀刃上,對于緩解財政收支矛盾有重要的現實意義。”吉林省財政廳副廳長王立東在7月16日的發布會上表示。

    在收入端,短期內稅收增長存在一定難度。在此背景下,多地提出,下半年要多渠道籌集資金彌補減收、盤活存量資金資產等。

    新疆財政廳官網發布《2019年上半年自治區財政預算執行情況》指出,下半年要采取加大土地資產“招、拍、掛”出讓力度,充分挖掘出讓礦產資源潛力,統籌采取加大預算穩定調節基金調入力度、按規定將政府性基金收入和結余調入一般公共預算、提高國有資本經營預算調入一般公共預算比例等措施。

    四川省財政廳廳長陳煒做《關于四川省1—6月預算執行情況的報告》時表示,目前,各級國有企業已完成財務決算,正在陸續組織收入上繳。下一步,將確保國有資本收益在規定時間內應收盡收。需要指出的是,國有企業根據上一年度經審計的財務決算數據計算國有資本收益,收入繳庫時間一般在6月份以后。

    此外,為了彌補地方減收,中央層面加快了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的力度,同時加快下達進度。財政部預算司副司長郝磊在7月份的發布會上表示,今年預算安排中央對地方轉移支付力度是近幾年最大的:截至6月13日,轉移支付預算已下達92%,比去年同期提高2.6個百分點。

    不過,汪德華認為,今年各地提高國有資本經營預算以調入一般公共預算比例等措施,還是一種臨時性的對策,“從長遠來看,應該形成一種制度性的安排”。

上任后,李強力抓行政審批制度改革,希望通過制定權力清單,解決政府管得過多的問題。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推行地方政府及部門權力清單制度,讓浙江的這項工作正式提上日程。

“從長期來看,國內部分部門的高杠桿率仍然存在一定的風險,因此去杠桿的基調并不會改變。但在目前經濟下行壓力較大的情況下,去杠桿的力度會相應調整。”

人民幣匯率通過了“破7”的壓力測試,仍然保持基本穩定,說明市場對人民幣匯率的估值越來越趨于理性。隨著我國經濟轉型升級,人民幣匯率也會離所謂的“浮動恐懼”越來越遠。

8月5日,全國性的住房租賃市場試點工作會議或將于近期召開,目前正在選擇會議召開城市,廣州是備選城市之一。

今年下半年鐵路投資熱點以中西部地區的高鐵項目為主,如渝萬高鐵、渝昆高鐵、川藏鐵路等,同時兼顧京津冀地區、長三角等東部地區。

“綜改試驗”打破了屬地原則,有利于實現央企與地方企業的制度公平,促進企業公平競爭;另一方面,探索構建國資監管與國企改革的全國一盤棋大格局,逐步打破央企與地方國企的邊界。

?
本站所刊登的時代在線及時代在線各種新聞﹑信息和各種專題專欄資料,均為時代在線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報料、投訴 [email protected] ? 廣東時代傳媒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粵ICP備09086999號-1
 
捕鸟达人怎么玩 最精确平特一肖 pk记录直播 湖南福彩快乐十分爱彩乐 上海选三开奖结果 水果及程序原理图 快三怎么查询中奖 怎么建设赌博app 重庆时时网址推荐 体彩排列5最近30期 东方6十1中奖规则